眼部整形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光大证券徐高两融余额得往下打到5000亿左右qglusv4k [复制链接]

1#
北京中科白殿疯医院

光大证券徐高:两融余额得往下打到5000亿左右


在今天的朗润格政论坛上,光大证券(行情601788,咨询)首席经济学家徐高表示,从这两天的状况来看,稳定市场的措施是有效的,市场情绪很明显的改观了。


    但是政策应对才刚刚开始,我把建设一个健康的股市,从政策角度来讲需要打三大战役,一个是阻断恶性循环。


    第二战役,就是要把风险缓释掉,市场里面杠杆资金是风险的源头。经过过去这一段时间杠杆资金的下降,风险有所下降,但是融资盘的数量还是太多。我们就以两融来看,两融占整个市值的比例,美国日本平均水平是1%-2%,高的时候也不超过3%,中国台湾最夸张的时候到过7%,8%,后来市场的时候也是3%。我们两融余额不算场外,高的4%,5%,如果两融余额占可流通的话是7%,8%,已经接近或者是台湾创下的世界纪录了。


    过去我们两融余额降了一些,但是市值也降了不少。如果我们降到美国和日本的常规水平,两融余额还得往下打。我们现在的市值水平,我们应该在5000亿左右。这个定时炸弹没有拆掉。这个东西放在那里,今天不爆以后也会爆。所以第二阶段的战役就是要把两融余额有序的压下来。


    【演讲实录】


    徐高:第一点,降杠杆,我不展开了。


    现在2007、2008年,上证跌了70%也没什么事儿,这次跌了30%压力很大,一方面杠杆的去杠杆导致市场下跌比较快。还有杠杆资金的提供者券商和银行在市场下跌中实际上资产负债表的质量受到股市下跌的威胁,以前没有发生过。股市的下跌对具有金融系统重要性的金融机构的负债表构成威胁。这次的结果,可以得到一个结论,股市的融资,股市的杠杆资金已经成为具有金融系统重要性的金融活动。所以在未来的金融监管这是需要考虑的。


    第二点,政策应对,从这两天的状况来看,稳定市场的措施是有效的,市场情绪很明显的改观了。但是政策应对才刚刚开始,我把建设一个健康的股市,从政策角度来讲需要打三大战役,一个是阻断恶性循环。第二战役,就是要把风险缓释掉,市场里面杠杆资金是风险的源头,经过过去这一段时间杠杆资金的下降,风险有所下降,但是融资盘的数量还是太多,我们就以两融来看,两融占整个市值的比例,美国日本平均水平是1%-2%,高的时候也不超过3%,中国台湾最夸张的时候到过7%,8%,后来市场的时候也是3%。我们两融余额不算场外,高的4%,5%,如果两融余额占可流通的话是7%,8%,已经接近或者是台湾创下的世界纪录了。过去我们两融余额降了一些,但是市值也降了不少。如果我们降到美国和日本的常规水平,两融余额还得往下打。我们现在的市值水平,我们应该在5000亿左右。这个定时炸弹没有拆掉。这个东西放在那里,今天不爆以后也会爆。所以第二阶段的战役就是要把两融余额有序的压下来。同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目标,就是在稳定市场的时候,事实上用了很多临时性的,权宜之计,对市场的逆行带有极大的干扰,包括政府很我强的托市也形成背书的预期,这些东西对市场发展都非常不利的东西。这些临时的措施需要撤除,这是我们要面对的问题。两融资金是非常极其逐利的,所以接下来要降低融资余额,只要讲预期,单边马上要变成快牛,所以要形成稳定的有序的退出,这就需要政策做调控。当市场下行压力比较大的时候,政策应该脱一托,当市场上涨比较多的时候,政策要压一压,就是把你临时性的措施再市场高点撤出,现在不是买了很多股票吗,在市场稍微涨起来以后卖一些,或者是让融盘的预期分化,这个过程中可以把临时性的措施退出去。这个战役打完以后,我们才能够放心的说股市的风险基本上拆掉了。


    还有一个战役,现在发生的这个事情,我们要想为什么发生这个事情,以后怎么预防类似的事情再发生,这个是关键。这次的事件凸显了两个问题:第一,很明显的是金融混业发展的趋势和金融分业监管的现状出现了极大的不匹配,两融大家都是资本逐利的,创设了非常多的新的资金通,不是不知道银行资金炒股有很多风险,这次为什么又来了,因为有很多新通路我们没有看到。每一个部门只能看到资金链条的一环,留下了非常多金融监管的漏洞和政策套利的空间。我认为混业监管是一个不可阻挡的趋势。否则在这个地方没事儿,在别的地方还会有事儿。还有IPO注册制,在股市暴跌前我们形成了资产价格的泡沫,而又被杠杆资金放大,才会有这么大的杀伤力,政府判断泡沫很难,还要把这个事情交给市场,IPO注册制的意义在于提供了一种市场化的化解泡沫的机制,当股票涨了很多的时候,那么就把股价平下来了,我们把IPO暂停了,但是长期建设一个健康的资本市场来讲,IPO注册制必须要推出,而且要加速推出。


    最后一点,券商两融,包括其它股市融资,是一个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金融业务,我们就要以系统重要性业务的监管方式监管它,因为对于两融要给予足够过的监管,资本充足率的监管,保证未来再发生的时候有一个缓冲,把风险限制在小范围内,把这些做到以后,我们才可以说吸取了这次的教训。


    第三点,我们要反思金融市场的改革,我们站在老百姓(行情603883,咨询)的角度分析这个问题,两个很强烈的观点,金融市场改革的开始又有引资银行的风险,又有股灾,金融系统的稳定性不是增强,而是下降了。第二点,老百姓说外资还没里我们就玩儿成这样了,要是索罗斯这样的大颚进来我们会怎么样,由于一些太过于偏颇或者是太简单了,我们的回应是说明我们的市场化进展不够,我们要更思考,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多的我们没有预料到的乱象,是因为我们实体经济改革和金融改革脱节,导致企业的行为不是完全市场化,所以在金融市场放开以后,这些企业干扰了市场的运行。这种时候,我们一个想法是通过金融改革倒逼实体经济改革,这条路走不通。所以我觉得金融改革的方向当然要坚持,但是在战术上要谨慎,有些地方可以改有些地方至少条件不具备的时候最好还是不要改。不能犯改革盲目的措施。我们当然要往改革的方向去,但是在战术上不是说什么地方能改就改一定会好,可能还要对这个改革的步骤,措施考虑的更深一些,可能要做一些具体的设计。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